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知世 >
扎心了老铁!《人民的名义》中企业家的22条血泪经验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05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位企业家朋友说,看《人民的名义》,他时常感觉“扎心了老铁”!剧中对民营企业当前所遇的诸多问题没有回避,字字戳心,借人物之口说出企业家们长久以来想说的话。

  一位企业家朋友说,看《人民的名义》,他时常感觉“扎心了老铁”!剧中对民营企业当前所遇的诸多问题没有回避,字字戳心,借人物之口说出企业家们长久以来想说的话。

  一位企业家朋友说,看《人民的名义》,他时常感觉“扎心了老铁”!剧中对民营企业当前所遇的诸多问题没有回避,字字戳心,借人物之口说出企业家们长久以来想说的话。

  最近正在热播的这部《人民的名义》被称作“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剧”。这部电视剧之所以能火出天际,除了剧本、演技和颜值都在线,更因为它很写实。它真实地写出了中小企业、民营企业的艰难,也窥见企业家们驰骋商场的“正确打开方式”。

  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楼塌了。说的不仅是剧中小心翼翼做人做官的大员们,更是主动或被动走进棋局的企业家们。戳中了无数企业家的痛点。

  民营企业大风服装厂的老板蔡成功以质押股权的方式,向山水集团借5000万元过桥资金应急。双方约定,不能按期还款股权归山水集团。

  山水集团早就有内幕消息,知道大风厂这块的价值会随着新城开发而飞涨,因此通过贿赂和施压,不让欧阳菁批贷款给蔡成功。蔡成功不能按期还款,只得眼睁睁看着股权易主。

  由于蔡成功未召开股东大会,私自将股权质押,工人们当然不愿意。于是,有了后来的强拆和烧伤人事件发生。而这一切的根源,就是腐败。

  大风厂的股权易主,起推动作用的是高育良和祁同伟。高育良授意自己的学生、区法院院长在审理时徇私枉法,使高小琴轻松地拿到了大风厂的股权。

  在这场真实再现信念与权欲的终极博弈中,有两个人物贯穿全程。他们俩既是本剧的引子也是本剧反腐行动走向深处的重要角色——山水集团董事长高小琴和大风集团董事长蔡成功。两人都因生意和自身背景,与剧中官场要员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也最终因为涉入太深,走入死局。

  他并非唯利是图的阴险小人,却也不是诚实守信之人。在他的大风厂经营困难时,他四处借贷直至债台高筑,无力偿还。

  在前面的剧情中,借蔡成功之口,编剧道出了普通民营企业在传统金融机构贷款难问题。

  民建中央在2015年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,仅约10%的小微企业能够从银行获得贷款。其余90%的小微企业主要靠小贷公司和民间借贷获得资金。

  一般而言,银行贷款时要求借款人提供高价值的抵押物,但是中小微民营企业实力薄弱,抵押率低、抵押物不足,承担风险能力差。

  从正规的银行渠道难借到钱,一些企业只能铤而走险,走企业间过桥贷款、高利贷等“小道”。剧中的蔡成功就走了这两条道,最后导致大风厂的股权被质押掉。

  《2016年度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》中,602起企业家犯罪案例,涉及到融资的案例有135例,在全部涉案环节的案例当中占比是31.9%,接近总数的1/3。其中还有81例涉及民营企业家违法吸收公共存款和集资诈骗。

  据《人民日报》报道,目前商业银行给中小微企业提供的流动资金贷款期限大多在1年内,企业若想续贷,须把原有贷款还上后再贷。

  为了还贷,企业不得不多方筹资,有时甚至要找小额贷款公司或民间机构拆借资金。很多企业原本经营正常,最后却倒在续贷上。

  前几年的温州跑路潮、非法集资、暴力讨债等民间金融乱象,以及之前的“Ru母案”中女企业家苏银霞染上民间高利贷,都折射出民营企业融资困境。

  民营企业正经历的转型升级之痛,在这疼痛过程中,企业家的艰辛和耍心机,编剧没有偏袒也没有站在道德高地大肆鞭挞。

  随着剧情的深入,蔡成功的大风厂除了找京州城市银行申请过贷款,原来还向其他银行申请多笔贷款,累积借款高达数亿元。

  因为蔡成功此前瞒报欠款多家银行和高利贷的事实,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对这个说谎话的商人不再信任。

  这时,老检察长陈岩石却告诉侯亮平,办案要接地气了解民情,不能只怪蔡成功,实际上现在的民营企业都不容易。

  剧中,大风厂之所以债台高筑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身实力不行,导致收入下滑。

  作为一家老牌服装加工厂,大风厂属低端制造业,处于产业结构中的最底端,利润低技术落后。

  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当口,产能过剩、技术不过硬、用工成本高、高耗能高污染等问题,困扰着众多中小微企业。

  2016年6月,在多家头牌外企仓皇撤离之中,东莞又一家民营制造企业宣告倒闭。一位名叫隐士深山的网友发帖称,“叔叔的工厂宣布倒闭了。”

  经营环境恶化,企业利润被压缩,导致企业现金流日益紧张,找钱的欲望愈强……这些都成为各种金融乱象的导火索。

  从税收优惠、产业升级奖励补贴到人才引进、员工培训,各地确有出台相应扶持政策。

  客观地说,经济转型升级要经历阵痛,决策者是清楚并积极帮助着减少痛感的。即使政府做得不到位,也不能成为企业家突破底线与做人的原则的理由。

  复杂的政商关系虽是过去诸多史书上的传奇大亨们,成为财富偶像之路上难以避忌的命题,但如今,传奇故事的背景正在逐渐改写。过去一年,全国上下都在积极构建“亲”“清”新型政商关系,试图从根上断绝官员寻租空间,堵住缝隙中的暴利机会,还社会经商一个更加良善的空间。

  “处理好政商关系,两个字,一是亲,亲密、亲切,二是清,干净、清爽,干干净净,但是要自然。只有把握好这个政商关系的尺度,民营企业才能走向未来。”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说。

  现实中,不知瘦身只知“猛吃”,是众多企业倒下的重要原因。山西最大的民营(钢铁)企业海鑫钢铁破产,昔日晋商豪门年轻掌舵者因求“一夜翻倍”,深陷“三角债”,造成资金链全线断裂而崩溃。

  但常青树李嘉诚却明白一个道理:“一家公司即使有盈利,也可以破产,但一家公司的现金流是正数的话,便不容易倒闭。”资金是企业的血液,稳健是企业的生命,冒进之于企业是生死存亡的大考。

  《人民的名义》中,高小琴是一位叱咤于政界和商场的霸道女总裁,同时也是一个身世复杂经历曲折的传奇女子。省公安厅长与其是情人关系,众多政法口要员是其座上宾。风光无限之时,她一个电话即可让银行对大风集团抽贷,但最终的命运走向令人唏嘘。

  企业家在社会上扮演什么角色,是衡量一个经济体是否是市场经济的标准。经济学家许小年说,市场经济的主角应该是企业和民众,企业的灵魂是企业家。近年来,在巨大利益的吸引下,政府从规则执行者变为游戏参与者,不仅国有企业“强力”扩张,迅速挤压民营经济的生存和生长空间,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也越来越频繁,不仅增加了企业负担、搅乱了市场秩序,也越来越严重地破坏着预期的稳定,提高了未来的不确定性。

  柳传志2012年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时说:“中国企业家是很软弱的阶层,不太可能成为改革的中坚力量。面对政府部门的不当行为,企业家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抗衡,只能尽量少受损失。我们只想把企业做好,能够做多少事做多少事,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。”柳传志并提出随后颇受争议的“在商言商”概念,“以后的聚会只讲商业不谈政治,在当前的政经环境下,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。”

  一直以来,众多商业大亨的创业传奇中,被着墨最多的往往是其“艰苦奋斗史”,背后那些复杂的政商关系,则统统被有意忽略。如今,传奇故事的背景开始被逐渐深挖,而企业家们谈得最多的,则变成了“不行贿”。比如王石谈到:现在对企业家来说,不是你是否应该“行贿”,而是这个社会根本不相信你“不行贿”。

  关于政商关系,马云如是说,“爱他们,但不要和他们结婚”。这句话比较形象地体现出了双方那种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。

  无论是马云、王石、柳传志,还是想重演他们传奇的众多创业者,每个企业家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国。虽然“国家是一种必要的恶,政府权力越小越好”这种保守主义观点未见得能得到大多数企业家的赞同,但不可否认,这正是企业家回归价值本位、创建“小政府、大企业”的新型政企关系和完全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!

  “达康书记,需要您做的,不是紧盯住“不让您放心”的那几个企业家,而是让企业家们不用再去违心地与官员勾肩搭背,是让那些动辄“连夜消失的投资商”不用再担心“九族连坐,一损俱损”,最终是要让企业家们可以在自由而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中,挺直腰杆做生意。总之,您要守护的不应该是GDP,而是真正的市场经济。如此,您也就不必再常常发火爆脾气,您大可坐等GDP的自动到来。”

  本文综合自《一部人民的名义,为何让民营企业家纷纷落泪?》(凯迪网络)、《“人民的名义”给企业家的血泪忠告》(政经观察mp)《一部人民的名义,为何看哭一群民营企业家?》(i时代网)。

  第25期PE资本运营实战班,6月3-4日开学,学费原价9.88万,政府补贴后仅需2.88万,精品小班,大佬汇聚,实战授课,抢报曹老师(可微信)。

  资本教父房西苑、软银中国主管合伙人宋安澜、中国证券教父“阚治东”、优势资本/同光平台董事长吴克忠、红杉资本合伙人王岑、凯鹏华盈创投基金合伙人梁英杰、赛富投资基金投资合伙人陆豪、“中国税法活词典”高金平、大智慧股份洪榕等全明星投资大鳄阵容,案例干货倾囊相授,打造第一资本实战课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