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数字之道 >
抗日歌曲《松花江上》诞生84周年!来看看东北抗日战场上的一段往
发布日期:2022-01-10 23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小康网讯 1937年7月12日,在84年前的今天,张寒晖谱写《松花江上》。张寒晖,河北定县人,生于1902年。1925年入北平国立艺专戏剧系,同年加入中国。1930年在北平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。1934年回老家组织抗日救国会,同时从事小说和戏剧创作,为宣传抗日奔走呼号。1935年去西安,在东北军中宣传抗日。1937年再度深入农村,宣传抗日救国。1942年任陕甘宁边区文协秘书长,他创作的《松花江上》、《国民大生产》、《去当兵》等著名歌曲,曾在解放区和全国广为流传,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。1946年3月11日,被誉为“人民艺术家”的张寒晖病逝。

  1937年7月,张寒晖作《松花江上》于西安,“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,那里有森林煤矿,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。”词曲均出他之手。这首歌最强烈地触动了中国人的亡国之痛,歌声所至,莫不唏嘘,成为中国民族刻骨难忘的抗日歌曲之一。

  值此机会,来看看东北抗日战场上的一段往事。回顾那段历史,为了抵抗日本的思想侵略,唤起民众的救国意识,我国左翼影人在1936年2月提出了“国防电影”的口号,制作了大量优秀的影片,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,打响了银幕上的抗战。

  1904年日俄战争后,日本根据《朴茨茅斯合约》,从俄国手中夺取了满洲中东铁路南段(长春至大连),于1906年11月26日成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(简称“满铁”)。日本人很早就利用“满铁”从事电影摄制活动。“满铁”表面上经营大连至长春的南满铁路,实际却是日本对中国实行全面侵略的工具。1923年,满铁设立映画班,1928年前后开始拍摄侵略扩张、东北风光、歌颂日本关东军的纪录片。

  1937年8月2日,伪满洲国政府通过了日本关东军提出的“电影国策树立案”,决定建立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,简称“满映”。于8月14日成立,8月21日开始在伪满洲国首府长春兴建电影厂,由满洲政府和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共同投资,1939年11月竣工。“满映”的制片厂有14个摄影棚、6个面积为600㎡的摄影棚,配备德国进口的当时最先进的机器设备,号称远东最大的电影制片厂。

  1935年的日本影业,在其特定的电影国策之下,大量摄制鼓励侵略与纯娱乐性的片子,供应军国主义势力的市场。其中,《孙悟空》最具代表性。《孙悟空》由大都映画株式会社出品,1940年上映,是专为伪满的观众摄制的。片中孙悟空开机关枪、驾驶飞机,操作机器人,极尽军国主义战争宣传之能事。

  同期上映的《国防全线八千粁》,是活动写真株式会社为纪念所谓满洲事变五周年而制作的纪录长片,在日本国内各地放映。这部影片耗资一百万元,组织了十一个摄影队,把东北的风景形势一一摄入镜头,列为他们的“国防生命线”,并在说明中高喊“死守”的口号。这个“生命线”中,包括大连、长春、公主岭、哈尔滨、松花江、佳木斯、牡丹江、图们、延吉、虎林、小兴安岭、齐齐哈尔、满洲里、四平街、嫩江、白城子、锦州、山海关、长城、热河、沈阳、抚顺、辽阳、鞍山等所有重要城市地区,农业、交通、军事等资源产地,均包罗无遗。

  1935年8月1日,《八一宣言》发表,建立文艺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为主要任务,左翼电影力量转向“国防电影运动”。所谓“国防电影”,就是唤醒同胞、救国、报国积极意识的电影,使电影武装起来,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尖兵。

  1932年“一·二八”淞沪抗战后,日本强化了伪满的“电影国策”,加强了对进入东北的国片的审查。1936年,新华影业公司出品,吴永刚执导,王人美、金焰、韩兰根等主演的《壮志凌云》内容遭到粗暴删改,片名亦换掉了;1937年,联华公司出品,费穆、孙瑜、朱石麟、蔡楚生等联合执导的《联华交响曲》在东北上映时,里面有抗战内容的《小五义》章节被完全删去。而美国出品的有辱华情节的《九一八满洲之夜》(日译名:《我们光荣的收获》)却得到日本帮助,到东三省拍摄外景,该片在各国展映,影响极为恶劣。

  中日电影审查战的战火很快弥漫到外交领域。1937年2月3日,日德合拍片《新土》公映,由于有在“满洲”开辟“新土”的侵略内容,上海舆论界一片哗然。

  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电检委员会迫于压力,要求放映方删减敏感镜头,结果遭放映方敷衍了事。9日,上海电影、戏剧界欧阳予倩、应云卫等370余人联名发表抗议书,激发了新一轮抨击租界影剧检查制度的抗议活动。这次抗争惊动了南京政府外交部,“训令”上海市政府向租界当局提出交涉,迫使租界电检委员会禁映了原拟上映的前文提到的军国主义纪录片《国防全线八千粁》。藉由此次胜利,上海文艺界乘胜追击,继续要求向日德抗议、撤销租界电检委员会,掀起了“七七事变”前电影抗战的高潮。

  在当时反帝、反侵略的时代风潮下,国防电影作为中国左翼电影的一部分,担当了电影抗战的前驱。通过与以“满映”为代表的日本电影文化侵略的斗争,极大地激发了中国电影人创作进步影片的动力,点燃了社会各界的抗战、爱国热情。在国内、国际均造成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同时,从当时的国力、民力来讲,这亦是一场实力不对等的战争。日本的文化侵略蓄谋已久,有步骤、有目的地进行,做了充足的准备,背后有军事、文化、经济的强有力支持。而中国的国防电影,则大多数是民营公司自发的行动,到万不得已之时,民国政府方出面干涉,这是一场“以卵击石”的战争。

  随着日本侵华战争全面开始,明星、联华等电影制片公司的电影制片厂,设备、机器或被日机炸毁、或宣布停办,轰轰烈烈的国防电影运动暂告一段落。但是,爱国的电影人携带着中国电影的有生力量,或坚守在沦陷区、或转移到重庆大后方、或远渡香港、或奔赴解放区,又在新的战线上继续奏响一支支电影抗战的凯歌,直到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!(子华)